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云南洗滌設備 | 昆明洗滌設備 | 云南昆明干洗設備  
首 頁 | 得力簡介 | | 市場動態 | 榮譽資質 | | 典型方案 | 給我留言 | 聯系方式
洗衣作坊擠垮正規洗衣廠:洗條床單只賺幾分
信息類型:洗滌設備行業動態  信息來源:網絡  添加時間:2012-10-20 11:33:29  關注次數:0

    洗條床單賺幾分錢 正規洗衣廠“很窮很作孽”

小作坊的低成本“渾水摸魚”,讓還想保留一點品質的正規企業舉步維艱。面對業界現狀,行業管理方上海洗染業行業協會以及一些專業人士作出了他們的解讀,并對未來洗滌業的發展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本報暗訪組

賺三千花一萬 拿什么和小作坊拼?

惡性競爭

正規企業薄利血拼小作坊

洗滌廠紀總經理對記者說,洗染作坊“很亂很過分”,而正規企業其實“很窮很作孽”。

十年前,酒店行業洗滌一套布草的市場指導價是5元多錢,十年之后,人力、物料成本都在上漲,洗滌價格卻幾乎沒動。

“員工綜合保險從200元漲到600元多,工資成本上漲了20%到30%。物料成本個別甚至上漲了三倍。”紀經理細細地算著這筆賬,算來算去,洗滌價格原地踏步,成本節節攀升,對于不少洗滌企業來說,能夠犧牲掉的,也只有洗滌的品質。“這是他們為了生存下去,作出的無奈的選擇。”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讓洗滌價格無法良性上漲呢?紀經理認為,罪魁禍首是惡性競爭。

“從前的賓館幾乎都有自己的洗衣房,后來考慮到環保要求,洗衣房紛紛被撤掉。大約在十幾年前,作坊式的洗衣廠大批涌現,替代了賓館洗衣房的工作,他們成本極低,競爭力驚人。”

而這些洗衣作坊之所以能夠得以生存和發展,也是托了不少旅館、餐廳“短視”的福。

“打個比方,我們正規企業,洗一塊餐廳里的臺布,開到一元五角才能略有盈利,而洗衣作坊可以直接把價格壓到7角、8角。他們怎樣做到的?還不是偷工減料、投機取巧?”紀經理說,正規洗衣廠與洗衣作坊,用不同的工序和物料能把布草洗得一樣光潔如新,但只要稍作檢測就能發現,作坊洗出來的東西,PH值、含菌量全不達標。但是不達標又如何?顧客都不懂的。讓賓館和餐廳來選,十有八九只認便宜貨,只有大部分四星以上的賓館,會對洗衣廠進行驗廠,檢查設備和證書,不少五星級酒店,還會制定酒店的洗滌標準,并邀請專家來做檢驗。

但和連鎖酒店的高速擴張比起來,四五星級酒店的那點業務真算不上什么。惡性競爭導致的后果是肆意壓價,在作坊低價的脅迫下,正規洗滌企業根本不敢漲價,多年以來都在“微利運營”。

“10年前我開洗衣廠,兩年賺的錢夠買一套房,”一家洗衣廠的老板回憶道,“可如今,我們10多年沒漲價了,利潤越來越低。偌大的廠子,一個月只賺幾千元。現在我們知道,做洗衣這行,如果堅持規范經營,哪怕做再好,利潤也只有5%以下,慘的,一條床單只賺幾分錢。”

醫用衛生被服洗滌廠的情況也很相似,一些大企業經常被小型洗滌廠“欺負”。

“一床被套,我們的定價是1元5到1元7,私企的出價只有9角錢!一床床單,我們的定價是1元2到1元4,私企出價只有8角。”某國資背景衛生被服洗滌廠的王總經理介紹行內經,“事實上,業內人都知道,如果按規范的洗法,我們的定價已是低到了地板上,根本沒有可下調的空間了。”

據望先生透露,不規范洗滌廠把成本壓低的辦法,常見的就是在洗滌助劑上動手腳。一噸洗衣粉的價格大約在3萬到4萬元之間,而一噸液堿的價格只有500到600元。洗出來的效果光靠目測,沒準液堿洗得還更“干凈”些。為了掩人耳目,這些不規范企業洗完被服之后,普遍還會用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鈉的漂水過一遍,把被服上殘存的強堿性物質中和掉一些。而通過網絡搜索引擎可以發現,次氯酸鈉被定義為“腐蝕品”,使用后“會對皮膚、粘膜有較強的刺激作用。”

外資入主

本地的正規廠家腹背受敵

行內人都知道,現如今,正規洗滌廠不僅要遭受國內小作坊的排擠,一方面還要面對外資洗滌企業大舉進攻上海洗滌市場的現實。

某正規洗滌廠的負責人吳先生就經常遭遇這樣腹背受敵的尷尬。“一些客戶合作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就跑了。我們很奇怪,去調查,發現有的是被小作坊搶走的,有的則是轉投外資洗滌企業。”

“前段時間,我們的外資酒店客戶大量流失,一打聽,原來他們選擇了剛剛進入上海市場的一家外資洗滌公司。”吳先生透露,這家外資洗滌公司有深厚的集團背景,實力雄厚,“他們的生產設備、洗滌環境都很好,洗滌程序規范,洗出來的東西干凈衛生。”

和小作坊一樣,外資洗滌企業也打價格戰。“洗口布,我們做,一元錢一條才能盈利,而外資洗滌企業,能把價格壓低到5角錢。”吳先生認為,外資洗滌企業的目的就是賠著本跑馬圈地,“先用低價把市場占領下來,再慢慢發展。”

但兩者相比,吳先生更痛恨作坊,“輸給正規公司,我心服口服。我希望外資公司能把整個行業的品質先給做上去,把小作坊們都擠掉,這樣也許整個行業才能有更多發展空間。但現在我們是痛苦的階段。”

成本太高

月盈才三千消毒費要一萬

而當談到衛生被服清污分離的問題時,王總經理表示,清污分離在技術上沒有任何難度,困難仍在“成本”二字。

“給你講個真實的故事,”王總經理告訴記者,“我在業內有個朋友,很厚道的人,洗衣絕不偷工減料,他還有句口頭禪——衛生被服,重要就是衛生。可是,偏偏在清污分離上,他每每無計可施。”

初,為了做到清污分離,王總的這位朋友打算給自己的工廠配備兩輛卡車,一輛專門用來接運臟被服,另一輛用來送還干凈被服。“挺好的想法吧?可是他把這筆賬算了又算,還是放棄了。汽車保養的費用、汽油的費用、司機的工資……看上去全是小錢,卻可能成為壓垮洗滌工廠的‘后一根稻草’。”

后來,王總的這位朋友換了個思路——車子只用一輛,但在運送干凈被服之前,進行一次全面消毒。可惜,連這樣的措施也不能長久。“每天送貨發貨,每天至少要清潔消毒一次吧?”王總說,“一個月下來,一輛車光消毒費用,就花掉了一萬多元!但你知道他們洗滌廠一個月的凈利潤是多少嗎?只有三千元。”

》正規企業的技術優勢

地面干凈 污水走專用管道

走進正規公司的操作間,記者的第一感覺是:環境比較整潔。水門汀地面雖有磨損卻沒有一點水跡。這與記者之前在洗衣作坊看到的滿地污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使用“白粉”不用“黃粉”

在正規公司的廠房中,可以看到一排半人高的塑料(9725,-95.00,-0.97%)桶,桶里裝的都是白色洗衣粉,沒有洗衣作坊中常見的“黃粉”。而且這里白色洗衣粉的顆粒,也要比作坊中的白色洗衣粉更加細膩,洗衣粉包裝上,品牌、生產廠家、產品批號一應俱全。

據了解,洗衣作坊使用的“黃粉”,成本只有白色洗衣粉的一半,一位洗衣廠負責人指著一袋白色洗衣粉說:“這種洗衣粉一袋大約270元到300多元,和家用洗衣粉的價格相當,而一袋黃粉的價格只有120到130元。”

運送使用“玻璃鋼”布草車

正規公司的操作間里,布草車大多是用玻璃鋼制成的。玻璃鋼車不易破損,表面光滑,容易清潔,不會粘連污物。那些小作坊用的鐵架子容易生銹,而銹跡對洗凈的布草來說也是一種污染,編織袋更是會粘許多臟東西。

不過,玻璃鋼布草車售價不菲,一臺就要1000多元錢。小作坊如果使用塑料布草車,三四百元就能買到一輛,鐵架子車更便宜。

擁有大型的機器熨燙設備

記者看到,在幾家正規洗滌廠房中,基本都有大型熨燙設備。而在洗衣作坊中,除了洗衣機、甩干機之外,熨燙機根本難覓蹤影,取代機器熨燙的往往是幾個簡易的蒸汽熨斗。

工人都要經過“崗前培訓”

在正規洗衣廠,操作洗衣機的洗衣工人基本要經過一個月左右的“崗前培訓”,比較完善點的企業,甚至會對員工進行三到四個月的培訓。

但在洗衣作坊中,未經培訓的人員也能直接上崗。堿水去污力強,很容易就能把各種污漬都清洗干凈。這樣一來,對從業人員的技術要求幾乎為零。

》管理方論道

行業現狀

小作坊太多 洗衣企業總數至今不明

上海洗染業行業協會任鳳妹秘書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事實上,我們目前連全上海究竟有多少洗衣廠都弄不清楚。”

之所以弄不清總數,部分原因在于,許多洗衣作坊根本沒有獲得經營許可,“隨便租個場地,買幾臺洗衣機,雇十幾個人,什么程序都不用走,就悄悄開張了。”任秘書長說,“這些小作坊到了洗衣旺季,不停跑量,也能賺不少錢,等到了淡季,他們就直接機器一賣,卷鋪蓋走人。”

然而,這樣的洗衣作坊,正是質量問題高發的危險區。“它們平時不露面的,一旦和顧客發生爭端,倒要來我們協會進行專業鑒定,讓我們為它們‘做主’。”任秘書長告訴記者,有一次,她就接待過這樣一家洗衣作坊的老板,“他們把一家連鎖酒店的床單給洗破了,酒店去索賠,他們就過來讓我們幫忙進行責任認定。”行業協會的鑒定人員按照流程向洗衣作坊的老板索要洗衣合同和發票,“沒想到他就拿出一張白條,說合同什么都是簡單手寫的,我們工作人員問他要企業名稱和企業地址,他說自己的作坊沒有名字,地址也不方便告訴我們……”

除了交費沒啥好處 正規企業不愿意入會

上海洗染業行業協會成立于1998年,目前僅擁有會員單位90余家。任秘書長所謂無法統計洗衣廠總數,其實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部分正規企業多年來拒絕入會。

某正規洗滌企業的老總就曾直言不諱地表示:“盡管行業協會一直呼吁我們正規企業入會,但我們卻不太情愿。因為我們看不到入會的價值——它既不能證明我的正規性,也不能給我帶來更多客戶,反要我倒貼入會費。”

“行業協會的性質是由上海洗染業及相關的企業、事業單位自愿組成的社會團體組織,”任秘書長介紹,“企業是否前來入會,我們只能說服,并不能強制。”

任秘書長表示,多年以來,協會一直有個愿望,就是政府部門能夠授權他們采取一些規范企業行為的措施,“比如對洗滌從業人員進行資質培訓等,如果能由我們頒發資格證書,并對從業人員資質進行審核,相信行業的發展能夠更加健康。”

發展之路

行業規范雖然不缺 但“硬指標”太少

對于規范這一行業的標準是否存在,任秘書長給出了肯定的回答:“這個肯定有!國家層面的有《洗染業管理辦法》、《洗染業服務質量要求》,上海有《洗染業服務質量規范》,而且就在不久之后,上海還將有另幾則規范出臺。

所以如果說在前些年,洗染行業存在的大問題是法規不完善,那么這幾年的問題則是企業對標準的執行不力。”

“比如洗衣用的化學物料,標準里都作了明確規定,每一種化料都要有合格證書。”任秘書長說,“但是業內人士都知道,相當一部分洗衣作坊在使用廉價的不合格化料,這些化料有的堿性強烈,容易灼傷皮膚,有的則有毒。”

據了解,上海洗染協會每年鑒定的洗衣糾紛有三百多起,“導致糾紛的原因各種各樣,如果責任在洗衣廠,那么多數是因為洗衣用料不當,或者操作人員洗燙水平不高造成的衣物、布草損傷。”

盡管已有不少標準來規范洗滌行業,然而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規范還是太少。

一位從業多年的“老法師”告訴記者,多數標準只是對從業人員以及企業的資質作出規定,可是并沒有對洗滌規程,以及洗滌后產品的品質做出直接的要求,“比如布草衣物必須用多少度進行熨燙,PH值和含菌量必須控制在什么范圍……硬指標還不夠多,也缺乏常規檢測,這就給許多酒店、餐廳提供了亂選洗滌廠的機會。”

記者之后的采訪也驗證了這位“老法師”的說法——不少正規洗滌廠的洗滌程序完全依靠自己制定,“自身要求較高”的個別五星級酒店不得不自備檢測設備。

期待規范 建議“租賃洗滌一體化”

任秘書長透露,近幾年,協會制定了一些行規行約,比如《上海洗染業行規行約》、《上海洗染業的服務規范》、《上海洗染業質量標準》、《上海洗染業務合同格式條款操作規范》、《上海市洗染行業消費爭議糾紛解決辦法》等,試圖以此規范全行業的從業行為。

“另外,據我了解,市有關部門也正在積極醞釀出臺更多的法規、條例,用以規范洗滌行業的發展。”任秘書長表示,未來洗滌行業的前景,一定是向著更為規范和健康的方向發展。

而在暗訪中,一位作坊主曾提到,他從來不敢接醫用被服的單子,因為附近有一家把醫用被服和商用布草混洗的洗衣作坊,幾天前剛被查封。另有一家正規洗滌廠的負責人也透露,他們因為生產環境不夠衛生,差點沒能通過年審,“現在大趨勢是越來越嚴格了。”

任秘書長表示,雖然更規范是大方向,但這個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行業洗牌單純靠幾十家正規企業的共同努力是遠遠不夠的。比如惡意競價,只有大部分無證小作坊被取締,正規企業才能得到提價的空間。”任秘書長同時表示,希望餐廳、賓館等客戶能夠加強對布草的質量管理,“如果小作坊招攬不到生意,無法生存,那么正規企業才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在采訪中,幾家規模較大的洗滌企業還表達了另一個心愿:希望做到被服租賃洗滌一體化。“一方面,由洗滌企業采購被服,租賃給醫院,就好比自己給自己洗衣服,洗滌企業就再也舍不得使用強堿性洗液去傷害被服;另一方面,租賃被服的一塊利潤能為更多正規企業提供資金,令其健康地發展下去。”

【洗衣作坊擠垮正規洗衣廠:洗條床單只賺幾分】
洗滌設備產品信息
新洗滌設備資訊
成功案例

高端酒店類用戶

昆明七彩云南溫德姆豪庭大酒店(五星)

曲靖官房大酒店(五星)
保山官房大酒店(五星)
麗江官房大酒店(五星)
怒江大酒店(四星)
昆明官房大酒店(四星)
昆明經貿賓館(四星)
昆明方舟大酒店(四星)
昆明佳路達大酒店(三星)
景洪活發大酒店(四星)
景蘭大酒店(四星)
云南金版納大酒店(三星)
大理漫灣大酒店(四星)
紅果金華大酒店(四星)
云南昆明金龍飯店(四星)

佛岡聚龍灣溫泉度假村 五星
廣西陽朔河畔度假酒店 五星
東莞歐亞國際酒店 五星
清遠國際大酒店 五星
武漢格雷斯花園酒店 五星
清新花園酒店  五星
秦皇島(奧運村)山海關假日酒店 五星
沈陽富麗華大酒店  五星
廣州星河灣大酒店  五星 
廣州十甫酒店大酒店  五星
廈門航空金雁酒店洗衣廠
廈門海景假日酒店

海南海口喜來登酒店
廣州文化假日酒店
廣東大廈
廣州華美達大酒店
廣州中國大酒店
廣東東莞長安國際酒店
廣東東莞太子酒店
廣東茂名國際大酒店
廣東茂名中英大酒店
廣州華泰賓館
香港新中國灑店洗衣
深圳世紀皇庭大酒店
深圳求水山莊大酒店
上海興國賓
上海瑞吉紅塔大酒店
靖江揚子江大酒店
溫州揚子江大酒店
溫州王朝大酒店
溫州花園酒店
上海清水灣酒店
上海外高橋皇冠假日酒店
沈陽凱賓斯基飯店
沈陽皇城大酒店
重慶佳宇英皇酒店
重慶揚子江假日飯店
重慶勁力酒店
重慶和府飯店
重慶霧都賓館
海南博鰲索菲持大酒店
武漢凱旋門大酒店
山西太原西山賓館

社會洗滌公司用戶


昆明金龍順潔洗滌有限公司
昆明錦華洗滌有限公司
迪慶眾潔洗滌有限公司
玉溪佳潔樂洗滌廠
中山銀河洗衣廠
廣州康潔洗衣廠
清遠君龍洗衣廠
天天洗衣公司
廣州嘉潔洗滌中心
南海雅怡洗滌中心
香港新中國洗衣公司
香港利豐行
深圳正章干洗有限公司
深圳新城織業洗滌有限公司
惠州惠新城洗滌有限公司
惠陽秋長洗衣廠
東莞五星洗衣廠
長莞長安壹加壹洗衣公司
深圳康達美洗滌廠

醫院醫療機構用戶

佛山同江醫院
中山三鄉醫院
梅州市人民醫院 (三甲) 
汕頭中心醫院 (三甲) 
廣東省人民醫院
中山醫附屬醫院洗滌中心
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廣州華僑醫院
廣州軍區總醫院
廣州第一人民醫院
廣州第二人民醫院
廣州精神病院
番禺人民醫院
佛山第一人民醫院
順德市人民醫院
順德大良第一人民醫院
南海第一人民醫院
南海婦幼保健院
江門市中心醫院
深圳紅會醫院
深圳布吉人民醫院
深圳南山區人民醫院
深圳鹽田區人民醫院
深圳南澳人民醫院
韶關市第一人民醫院
韶關鋼鐵廠醫院
潮州中心醫院
潮州一八八醫院
汕頭大學醫學院附屬腫瘤醫院
汕頭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
海南省人民醫院
北京醫科大學人民醫院
西安軍醫大西京醫院
蘭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武漢同濟醫院
湖南省第一人民醫院
湖南省婦幼醫院
江西贛州人民醫院
廣西北海人民醫院

鐵路系統用戶

昆明鐵路洗滌中心
上海鐵路客運段
長春鐵路客運段
廣州地鐵運營有限公司
羊城鐵路局
肇慶鐵路客運段
長沙鐵路客運段
衡陽鐵路客運段
西安鐵路客運段

地址:中國·云南·昆明市高新區慧谷路春城慧谷小區9棟2單元405 - 咨詢熱線:86-0871-3329395 - 手機:13888416272 技術服務電話:15812141224 傳真:86-0871-3329395
服務信箱:yn_deli@163.com    客服QQ:59402987    備案號:京ICP備09091224號
Copyright © 2010 YNDEL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昆明得力機械設備 版權所有
昆明洗滌設備|云南洗滌設備|昆明得力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无码专区人妻系列日韩_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免费_无遮挡色视频免费观看_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2020